信息正文

神秘侎俐部落:景東鳳冠山消失的種茶人

發布時間:2016-03-21 11:15:26 來源:未知 點擊: 收藏
神秘侎俐部落:景東鳳冠山消失的種茶人白馬非馬 文 包忠華 圖這次我們的景東茶文化考察之旅的最大發現是,找到了臨滄俐侎人茶文化的根一一

神秘侎俐部落:景東鳳冠山消失的種茶人

白馬非馬/文  包忠華/圖

 
 

這次我們的景東茶文化考察之旅的最大發現是,找到了臨滄俐侎人茶文化的根一一景東景福鄉岔河村大園子組。據資料顯示,永德的俐侎人其先祖三四百年前生活在景東大園子一帶,因起義失敗逃到永德。臨滄的俐侎人為不忘其原籍,常講本支系是由“阿固密迪”(景東)和“阿固米巴木”(景東大園子地)來的,并自稱“阿固潑”(景東的俐侎人)。而鳳冠山恰恰有個叫大園子的美麗山村。我們在大園子、鳳冠、小龍樹等地看到的許多大茶樹可能就是其先祖所種,因為當地的漢人、彝族都說是侎俐人留下的,而種茶人不知遷到哪里去了……

                                                                                                                                    ——題記

 

 

古茶樹

 

“我們這里侎俐人最早種茶,后來侎俐人搬走了,漢人劉家才遷來并擴大種植規模,將加工好的茶葉用騾馬運輸,沿“瀾滄江東岸茶馬古道”一路北上西進,經景福、林街、保甸、安召、南澗公郎、碧溪、巍山縣城馱到大理去賣。當地老人講,從鳳冠山走馬幫四天時間就可到大理。鳳冠山上有許多小土包,其上堆滿石頭,不知道是什么民族遺留下來的墳墓,我估計就是神秘失蹤,不知遷往何方的侎俐人留下來的。”鳳冠山古茶山核心區大園子村民楊玉學說。
 

“侎俐人?”我聽了非常興奮,因為侎俐人是彝族的一個支系,在臨滄永德被稱為俐侎人,以每年春天的澡塘會聞名于世。最近幾年臨滄市大力挖掘與打造俐侎人的茶文化。據報道,俐侎人是云南最早種茶的民族之一,茶在他們的生活中占有著重要的位置,形成了一系列民風茶俗,最終孕育了俐侎人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茶文化,“竹筒雷響茶”、婚禮三道茶、祭拜茶祖就是其茶文化的代表。想不到,景東也有侎俐人,鳳冠山大園子的最老的古茶樹竟然是這個神秘的黑衣部落遺留下來的。
 

于是,茶馬史詩編輯部對景東鳳冠山的侎俐茶文化進行了深入的梳理,提出了景東鳳冠山是臨滄俐侎茶文化的歷史起源之觀點,并將之與金庸筆下的神仙姐姐聯系起來,提煉出了“侎俐公主”與神仙姐姐這一茶文化主題。


景東大園子:俐侎人四百年前逃亡的地方

 

我們的考證先從臨滄的俐侎人說起。
 

在云南臨滄大山深處居住著一支神秘的民族-----彝族俐侎人。俐米人屬彝族的一個支系,有俐米語,無文字。整個族群只有26000多人,聚居在臨滄市永德、鳳慶、云縣境內,是云南省獨有的一個族群。長期居住在高山的俐侎人,性格溫婉含蓄,造就了其獨具魅力的特色,他們至今仍然保留古老的生產生活方式,傳承著保存完整的俐侎人種茶、飲茶、制茶以及歌舞、祭祀、服裝、飲食等傳統民風、民俗。
 

在當地,流傳著諸多關于俐侎人祖先的傳說,相傳當地的俐侎人最早是從景東、鎮沅等地逃難來的,并非是當地的土著居民,此外還有一些是關于俐侎人與茶的傳說。
 

據傳,永德縣的俐侎人來源于普洱市景東縣一帶,先祖是景東一奴隸主的奴隸,因不堪奴隸主的殘酷壓榨,被迫反抗起義,失敗后集體逃亡到臨滄市永德縣烏木龍一帶山箐中,其部落的中心為現在的翁思洼村,在那里繁衍發展,人口逐漸增多,如今,已遍及永德的烏木龍、亞練等鄉及周圍鳳慶、云縣的部分鄉村。為不忘其原籍,常講本支系是由“阿固密迪”(景東)和“阿固米巴木”(景東大園子地)來的,并自稱“阿固潑”(景東的俐侎人)。人死后“朵巫”為亡人超度的《指路經》詞語中,必須提及翁思洼、景東兩個地名,意思是指導亡人的靈魂回到祖宗住地去。
 

臨滄俐侎人自稱祖先來自景東大園子,而鳳冠山恰恰有個叫大園子的美麗山村,我們認為這很可能不是巧合,因為這個現實中的大園子也流傳有侎俐人種茶的說法,以及遺留下來隨處可見的侎俐墳。
 

俐侎人遷居到臨滄,是一個漫長而艱辛的逃亡過程。幾百年前,身為奴仆的俐侎人祖先在為主人放羊時釀下大禍,被迫起義失敗后,只能一路倉皇出逃,身后是窮追不舍的追兵。為了逃避追殺,俐侎人身穿黑衣,借助夜幕的掩護成功逃離,因而黑色也就成為了他們最崇尚的顏色。俐侎人在男女服飾的顏色上都以黑色為主,因而被稱為是“大地上行走的黑色靈魂”和“黑衣部落”。
 

直到現在,俐侎婦女仍然保留著染布、織布、剪裁、刺繡、縫制的傳統,一家人的衣服、頭巾、圍腰、背包等,都是手工制作。俐侎婦女過去曾以大麻、棉花、羊毛等為紡織原料,現在則到集市上買現成的棉線,以自制的傳統木織布機紡織成布料,然后進行靛染著色。


侎俐人是濮人后裔:破解彝族大頭人奴隸之謎

 

侎俐人是彝族的一個支系,在部分地方的史志資料中,俐侎人有著“臘米”“六米”“利米”“列米”“侎俐”或“小列密”等多種稱謂。其在臨滄被稱為俐侎人,而在普洱市等地則被叫為侎俐人。
 

在典籍《皇清職貢圖》中對之進行了扼要的介紹:“利米蠻,狀貌黝黑,頗類蒲蠻,宋以前不通中國,元泰定間始內附,聚處順寧山箐中。男子戴竹絲帽,著麻布短衣,腰系繡囊,善用弩,每射生得之,即啖……性愚樸,不嫻跪拜禮。婦女青布裹頭,短衣跣足,時出樵采負薪而歸。刀耕火種,土宜蕎稗。”
 

《云南通志》中的“南蠻志·種人·利米”中也提到:“順寧有之,男子好衣皂,面黃黑,善弩獵,每射雀,得之即為生噉。女子分辮赤足,出外常披花布以蔽其身。”
 

《皇清職貢圖》和《云南通志》成書都在清代,當時侎俐人已從景東、鎮沅一帶逃到臨滄生存了一兩百年,因此這兩部典籍就將侎俐人的居住范圍歸在順寧府(臨滄許多地方在清代屬于順寧府管)。
 

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利米蠻,狀貌黝黑,頗類蒲蠻”這句話,其或許隱藏著侎俐人為最早的栽培與利用茶樹的民族之一的歷史密碼。蒲蠻就是現在的布朗族,是濮人的后裔。侎俐人“頗類蒲蠻”,卻被歸為彝族,據我推測,很可能侎俐人的祖先是濮人,后來被南遷來彝族征服與同化,成為彝族中的一個處于底層的奴隸部落,這也是臨滄俐侎人傳說其先祖是景東彝族大頭人的奴隸之原因。
 

在民族史界,彝族的族源有兩種觀點,一種是外來說,即從西北遷來云南的氐羌人,另一種認為其是云南的土著民族。我的推測是,彝族是一個非常龐雜的體系,其是南下的氐羌人跟云南的土著民族混血的產物。
 

彝族有六祖分支的傳說,相傳在春秋戰國彝族人文始祖阿普篤慕生活在昭通、會澤一帶,其生有六個兒子,每個兒子領有一塊地方,并向不同方向擴張勢力范圍。其中大兒子武侯慕雅切(武祖)向滇西、滇中擴張,經東川、尋甸,向滇西南和滇西洱海地區發展,逐步形成以巍山、南澗、景東、景谷、云縣、鳳慶、永平、漾濞、彌渡、昌寧、雙江等西部方言區為主的彝族聚居地。滇中一支逐步形成以“羅羅”、“里潑”自稱的中部方言區彝族,分布在云南楚雄大姚、祿豐、牟定、南華、雙柏、姚安、永仁、元謀,大理彌渡,普洱景谷、鎮沅等地。
 

武祖后裔彝族中自稱“臘羅拔”、“彌撒拔”的一支,以虎為原生圖騰,有“土家”、“土族”、“香堂”、“蒙化人”等他稱,一度“在南方筑城”,唐宋時期雄霸云南,創建南詔國,傳十三代王,版圖囊括今云南全境及四川、貴州、廣西、西藏和緬甸、越南等部分地區。
 

景東彝族即為武祖后裔,其是從滇東北遷過來的,很可能景東的一些濮人部落被其征服與同化,演變成彝族的侎俐支系。
 

“在景東瀾滄江沿岸發現多處新石器時代的遺跡,有力的證明這里是古人類生活、進化的地區,從而演化成土著民族。無量山、哀牢山是世界茶樹的起源中心,也是云南茶文化的起源之地,古濮人就在景東境內栽培與利用茶樹。濮人是布朗族、佤族、德昂族的祖先。在歷史上,景東境內分布有大量的布朗族,后來這些布朗族大部分南遷,現在在瀾滄江邊還保留很少的布朗族人口。”普洱市天下普洱茶國公司董事長包忠華說。據其估計,景東現存的許多近千年的大茶樹,就是布朗人與其近親侎俐人及彝族人栽種的。


彝族南遷與銀生茶的興起

 

在《孔明興茶與武侯遺種考》一文中,筆者指出銀生茶在唐代的興起,是濮人種茶與四川茶葉種植文明相融合的結果。
 

景東西鄰瀾滄江,江對岸就是著名的云縣忙懷新石器文化遺址,其被視為瀾滄江中游地區新石器文化的代表。在景東的漫灣鎮安樂、林街鄉丙況也發現同種類型的新石器遺址,這表明早在三四千年前濮人就定居在景東,在新石器的采集農業階段首先馴化與利用野生茶樹,催生了云南原始的茶文化。隨著諸葛亮大規模治理南中,中原文明得以深入云南腹地,來自巴蜀大地的先進茶文化得以傳播到云南,加上彝族從滇東北南遷到洱海、巍山一帶,經過數百年的發展,在誕生了強大的南詔國的同時,南詔文化、中原文化、傣族文化與景東當地的土著文化相融合,形成獨特的景東“銀生文化”,從而使得云南茶葉進入了“茶出銀生”時代,這是云南茶文化發展的第一個高峰。
 



茶樹群
 

古老的濮人后裔侎俐人被南遷的彝族所征服,變成從屬于彝族的一個奴隸部落。由于侎俐人自古就會種茶,就被彝族的統治部落安排去專門種茶與放羊。在三四百年前,居住在景東鳳冠山大園子的侎俐人不堪頭人的壓榨,率先舉起了反抗的大旗,景東、鎮沅一帶的侎俐人分紛紛響應,最終起義被彝族貴族部落所鎮壓,劫后余生的侎俐人就渡過瀾滄江逃往臨滄,經過數百年的演變,成為如今的臨滄俐侎人。


“侎俐公主”與神仙姐姐

 

在鳳冠山有一處羊山瀑布,酷似金庸小說《天龍八部》里描寫的神仙姐姐隱居的劍湖宮,因此當地政府將之作為無量劍湖風景區來打造。
 

包忠華先生說,其聽到一種有待考證的說法,金庸雖然沒有親自來過無量山,但其在收集素材寫小說的時候,讀過生長在無量山的一些抗戰老兵寫的回憶文章,涉及云南的風土人情,其中就提到了包括羊山瀑布在內的無量山。這就是一代武俠小說宗師以神來之筆描繪無量山旖旎風光的靈感源泉。
 

當地還流傳著“侎俐公主”的故事。“傳說,在北宋年間,侎俐公主是鳳冠山一個侎俐頭人的女兒,其就住在羊山瀑布(無量劍湖)附近的對門村,當地老百姓說村子里現存最大的那兩棵茶樹就是她親手栽的情侶茶樹。一個大理國貴族段公子跟隨馬幫到銀生節度府,晚上露宿無量山中,半夜馬幫被大蟲(大老虎)驚嚇跑散,段公子和隨從尋找馬時,進入一個四周懸崖峭壁的地方,各種猿猴在樹上蕩秋千,一段動聽的歌聲突然傳入耳中,尋聲而去,一道百米高數十米寬的瀑布傾盆而下,形成一個清澈小湖,一個美麗的姑娘在沐浴唱歌,從此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誕生了。”包忠華講到精彩處,賣個關子說,“請聽下回講解”。
 

臨滄永德的俐侎人以每年春天舉行的澡塘會聞名于世,其認為沐浴可以洗去晦氣,來年好運不斷。俐侎人管澡塘會又叫“桑沼哩”,意為“桑樹腳下出熱水,相約澡堂去沐浴”。每年農歷二月十五,俐侎人都會自發地聚集到溫泉出水口比較密集的烏木龍鄉的菖蒲塘,洗澡、娛樂、談情說愛、互贈禮物。到了晚上,俐侎男女圍著篝火,唱著動聽的山歌,共敘融融的情意,情到深處之時,相戀相愛的男女獨敘衷腸。
 

這反映了侎俐人是個非常重視與喜歡沐浴的民族,在數百年前,每到黃昏“侎俐公主”就經常到家旁邊的羊山瀑布下的大水潭沐浴,月明的時候就在石壁(無量玉璧)上留下了婀娜的身姿(無量仙影)。從當地流傳的故事來看,“侎俐公主”有可能就是金庸小說中神仙姐姐的原型……
 

“鳳冠古茶山擁有富集的茶葉、民族、自然與人文資源,我建議以茶的歷史文化為核心來進行整體打造,用茶產業來帶動旅游與文化產業的發展。普洱市天下普洱茶國公司將以“侎俐公主與神仙姐姐文化”為主題,深入打造鳳冠古茶山的文化品牌。”包忠華說。




 

上海快三计划软件 福彩 重庆欢乐生肖免费计划 安徽时时快3玩法 11选5不亏本投注法 中国福利彩票p62 篮球直播 重庆欢乐生肖是不是官方的 广东时时出奖信息 11选五计划软件赢遍天下 欢乐牛牛 欢乐生肖技巧 双色球开奖时间 两期必出极限平特一肖 ag延迟漏洞 pk10app苹果 重庆时时彩稳赚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