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正文

景東碧藍清幽的南洋河

發布時間:2016-09-19 14:57:08 來源:未知 點擊: 收藏
羅 汀1初識南洋河,是在一個秋雨綿綿的乍晴里,幾個朋友約了到南洋河的深箐里挖野黃柏,第一次見識碧藍清幽的南洋河。一個山中的人工湖,

羅 汀

1

 

初識南洋河,是在一個秋雨綿綿的乍晴里,幾個朋友約了到南洋河的深箐里挖野黃柏,第一次見識碧藍清幽的南洋河。一個山中的人工湖,一次偶然的相遇就深深地印在了腦海里,便與我脈搏的低語有了某種律動相默契。

 

2

四月,在野梨花怒放的時節,羅意老人一聲“我在南洋河等你”,一群在文字中爬行或以文字的名義在文字的邊緣游走的人便毫無理由地走進了南洋河。而且這次特地帶上相機,想讓快門幫助我的記憶記錄下南洋河的美麗與神奇。我的鏡頭也忠實地踐行了我的期望,在不停地閃跳間,將南洋河的美麗一一存留。

 

南洋河是傣語發音,意為:鷺鷥嬉戲的地方。南洋河水庫庫址所在地隸屬者后路東村的一個社,一個曾居住著30多戶人家的自然小村。為了灌溉文井都拉和者后速南大片的田地和供人畜飲水,南洋河村民讓出了祖輩生活的家園,在南洋河流經的峽谷中最狹窄處筑了一個壩,把南洋河的幾條涓流匯集成湖。水庫最大蓄水量為1697萬立方米,是一個集防洪、灌溉、供水、發電、養魚于一體的綜合型水庫,也是目前景東境內蓄水量最大的一個中型水庫??曬喔擾┨鍔賢蚰?,為庫水受益區經濟發展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南洋河的村民們離開了祖輩居住的地方,搬遷到了山外十多公里處的都拉新村,在新的環境里南洋河的村民們已經習慣了山外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節奏。人家搬到了都拉,但山林還在南洋河這邊,有幾戶人家季節性地回這邊來刮松脂,在南洋河水庫邊搭起簡易房住在山林里早出晚歸。也有想念南洋河的老居民會時不時地回來水邊走走,看看南洋河的山,看看被水淹沒的曾經的家園,看看水邊的那幾棵老柳。世代生活在南洋河的人因為建造水庫搬走了,留下幾株殘柳依舊安靜地站立在水邊,在永遠年輕的陽光下,以蒼翠的生命深情地恪守著歲月,恪守著南洋河人曾經生活過的這片土地和陽光的恩情,守住了歲月,卻守不住遠去的炊煙。曾經相依相伴的那一村煙火,隨著山腳漫上來的庫水早已了無影蹤,散放在舊時光里的傳說和故事深埋在水中,獨自空曠。但只要茂盛地生長著,就是南洋河人曾經在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過的記憶和見證。

 

羅意老人的三兒子羅強現在就承包下了南洋河水庫發展養殖。南洋河水質好,純生態放養出來的魚肉質鮮嫩,水深魚肥,不愁銷路。

 

羅強曾經遠離家鄉四處奔波,到大城市里淘過生活,背井離鄉外出緬甸打拼過。打理過餐館,開過洗衣店,經營過小超市,生意已做得順風順水。但走過了許多地方后,在外面闖蕩久了,心里掛惦的依然是家鄉的山水。一次無意中與南洋河的偶然相遇,就愛上了這個幽靜的地方,愛上了南洋河日出時的靜美和日落時的朦朧。便放棄了外面的發展,毅然決然地回到景東承包了南洋河水庫。生活在南洋河優美的自然環境中,在水中養魚,在山上放雞,在雞鳴魚躍中掙錢,在日出日落中牧心。

 

羅強承包南洋河水庫搞養殖已經四年,并在水庫邊上開了個小館子方便來南洋河游玩的游客,招待客人的食材就是水庫里養出的魚和山上放養的本地雞。我們一群20幾人撲進南洋河時,羅強就在南洋河的水庫邊上宰了只黑山羊煮洋子瓜,煮水庫里的魚山上放養的烏骨雞招待我們。


3

 

家住文井鎮清涼街的農民羅意,從小酷愛文學,在農耕之余在有限的文化視野中孜孜以求,筆耕不輟,且收獲頗豐。在縣、市級報刊上常有沾滿泥土氣息的文章發表,甚至在省外刊物也時有刊出。

 

在別人的眼里,羅意老人是個“不務正業”的農民。一個與泥土打交道的人,心思應該放在莊稼、牲畜、天氣上,心里琢磨的應該是手中的碗和口中的食,而不是那些與衣食無關的文字與詩歌??陜摶飫先瞬壞湍切┯胍率澄薰氐奈淖趾褪杈啦諞黃?,還通過“自購”或“化緣”在自家的庭院里辦起了小書屋,除了自己在小書屋里求“是”求“識” 自得其樂外,還以與別人分享。曾經尋著某雜志角上刊出的廣告參加了湖北省咸寧市舉辦的文學大賽,并獲獎。且以獲獎者的身份應邀參加了組委會在武漢舉辦的“中國文學之旅‘相約在春天’筆會”。因為對文學的熱愛和虔誠,羅意老人用賣了兩頭肥豬的錢作路費,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遠行,抵達了那座地處湘鄂贛三省交界處生長在長江右岸名叫“咸寧”的城市。

 

羅意老人,喜歡和人交往,特別喜歡交識那些在文學上有所建樹的文人書生。經常邀約到家里做客,熱情款待,談論些關于文學和寫作的事。用羅意老人的話說,可以在與高手的交流中提高,在交流中增長見識。就因為羅意老人喜歡交友、喜歡熱鬧,才有緣再次踏進南洋河。

 

在我看來,羅意老人是一個精神的行者,且孤獨且始終在路上。不論境界的范圍,但在努力地用文字記述著那些遠去的鄉間往事和農村漸漸消失的器物,用文字拾掇著漸行漸遠的鄉村物語。因為羅意老人的一份執著和堅持, 2013年入選了景東縣第二屆“感動銀生十大人物”,榮獲了景東縣第二屆 “感動銀生十大人物”稱號。頒獎詞中如是評價:“從田間到案頭的距離,不過是一頁書的時間;從農民到作家,不過是一個轉身。那些散發著油墨清香的累累碩果,無愧于您的青絲白發。”從一個 “不務正業”的孤獨的行者的農民身上,讓人們或真切或平面地感知到了文字與土地、文字與生靈之間的某種關系。

4

 

蒼茫的無量山東坡,群山如聚。藍綠鮮明的南洋河,如一塊異形的翡翠潛伏在峰巒疊障的群山之間。被綠色包圍,被云朵遮蔽,被山花簇擁,遠離塵囂,恍如隔世。春賞花,夏看云,秋食果,冬觀霧。四時不同,景與樂趣亦不同。 

 

若在六月,運氣好的話還可能看到因一年中的雨季抵達后雨過天晴那種成千上萬只飛螞蟻傾巢而出,在空中群舞婚配,湖中成千上萬條魚竄出水面搶食“婚飛”螞蟻的“飛魚食蟻”的壯觀景象。春秋兩季,更是垂釣者的好去處。湖山景色中垂綸吊影,堤樹倒影之上白鷺飄飛,又是一番別樣景致。

 

四月的南洋河,春潮襲人,一株株野梨花盛放在水邊,一簇一簇如云如夢,衣袂飄飄如仙子臨水,水中的倒影輕浮在細浪之上迷幻如碎夢。一樹樹野梨花因為多了一個“野”字,便多了一份肆意和散漫,無需韻律也無需時序地隨意開放。湖邊的紅毛樹在深睡了一冬之后正忙著抽芽放葉,寸許長的嫩芽有了葉的形狀并開始泛紅,遠處望去更似一朵朵嫩紅的緋云在綠海中飄動。陽光漫過來的亮,散漫著柔和的氣息。

 

南洋河明媚的春光里,不知道有多少棵樹葉落葉又繁,多少種花開了又謝,有多少人來了又離開。人如樹,都忙碌在屬于自己的四季輪回中,行走在自己或井然或無序的命程里。忘年朋友羅意、文聯主席德翰、不知何去何從的朋友鴻湖、拍鳥蟲的景東攝影大師夏天、《不如歸去》的主人小李,人與文字一樣俊秀的文聯編輯小王、景東冷艷詩人王艷。 “花開了,我在山上等你。”這是某部電影里的臺詞,有緣相遇的人正好以春天為期。在南洋河的岸邊看山看水看夕陽的漁歌唱晚中,在梨花婆娑中等待一群人的赴約,又為一個人赴約。始終相信,在我生命中的某個時點注定與南洋河有關,從歲月的深處走出來,以春天為背景,坐在湖畔,等待并重逢。最好慢一些,靜一些。如此,才能長一些,久一些。我喜歡這種恍惚感。

 

于自然和時間面前,我們都是過客。能在四月清冽的山風中補綴席慕蓉那《生命的邀約》,染一樹古香,是一種好。在杜鵑的聲聲催促中,一個人能帶走的也許只是一場紛揚的清夢。明天,我們又將回歸到各自的生活中,填寫各自互不相干的內容,在各自的生活中或深或淺地游離或者顛沛。但只要活著,都能讓生命中的好染出一季又一季的芬芳。

 

傍晚時分的南洋河,曲線凸凹和諧,水光山影溫婉相隨。飄逸柔美的夕陽里,湖面早已被染成了光亮的紅。乘坐在小機動船上繞湖而行,尖尖翹起的船頭劃開了水的平靜。船過處,隨著蕩開的波浪,湖面泛出一抹曖昧的光影并靜靜地鋪陳開去,從腳下直至遠處的山邊。

 

乘船繞湖歸來,從金輝映照下的水邊爬上岸時,早上還拴在院子里咩咩歡叫活蹦亂跳的那只黑山羊已被羅強請來鄰居幫忙宰殺了,用景東地道的待客禮遇招待父親請來的一幫客人。一只羊被解體后以粉身碎骨的方式海煮在灶堂間的鐵鍋里,一縷又一縷煮沸后的羊肉香帶著淡淡的膻味四處飄散, 一種關于吃的誘惑在缺少煙火的山野里彌漫并挑逗著人的味蕾,讓人踏實而心安。

 

5

 

一位土生土長家住景東清涼的朋友曾發在景東銀生網上的《探訪漫榔河》和《“血”染漫榔河》兩組文字和圖片,滿含泥沙的溪流,一棵棵放倒在地的原始古木,一片片白森森的樹樁。那一幅幅觸目的畫面,讓人心驚。地處無量山東坡清涼辦事處部分村社世代賴以保證飲水的原始水源林,以“中低產林”改造的名義,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大肆砍伐和破壞?;購?,在多方奔走呼告下,終被叫停。那么,在人的天然屬性和原初漸漸走失的今天,南洋河青翠的山能綠多久,清清的水能流多遠,棲息在天地山水間的田園之夢于那些擁擠的欲望深谷中掙扎并回絕了靈魂的信仰和內心敬畏的人們面前還能安放多少時日。南洋河。景東。我們腳下的這塊充滿詩意和靈性的土地,依舊酣睡在哀牢山與無量山間的很少受人為活動干擾的亞熱帶原始植被,在巍峨、夸張、狂妄、傲慢的現代文明的洪流中,在無所敬畏的現代人面前還能完整多久。

 

有人說過,人類生命中一半的美麗來自于對自然景觀的留意和欣賞。當神靈已經離開了這塊土地,巫師也在不小心中走失之后,溫柔的神諭和咒語的燈盞無力喚醒一顆又一顆被物質和貪欲充斥的“慧”心時。——在他們(深陷于物質中的人)面前,我總會焦慮和不安。尊天,親地。沉靜在我內心的某種情愫與南洋河之間,始終隔著一段打滿補丁的路程。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作客不如歸家”,在人和自然嚴重分離的今天,天地自然更是作為自然中一部分的人(我們)的心靈安放的處所和投射的地方,自然才是我們永久的家園。

 

6

 

當美麗的南洋河或柔美或悲壯地沉入夕陽,如淬了烈焰的碎光從山邊鋪漫過來,亮亮地撒了一地。捧起腳下金光閃閃的湖水咕咕飲下,肺腑已被霞光染紅?;蛐碚饈俏胰松械囊淮問⒋笊莼?,一次口渴,竟飲盡一湖夕陽半春山水。(羅汀/文   吳永康   夏鄉 /圖)
 



 

pk10全天在线计划群 电子游戏娱乐 足球看盘方法与技巧大全 扑克赌博三公技巧大全 人民币炸金花棋牌游戏 抢庄牛牛技巧 福少时时彩计划软件 北京pk10现在直播 时时缩水工具下载 北京pk拾计划两期 内蒙古时时彩开彩结果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苹果版免费 北京塞车网站 重庆时时彩手机APP 单机游戏斗地主单机版